宝格姓

编辑:树苗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7-04 22:27:06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源于蒙古族,出自远古蒙古民族鹿氏族,属于以氏族图腾崇拜为氏。宝格(bǎogǔ)氏,亦称宝古氏,是蒙古民族最古老的姓氏之一,源出氏族鹿图腾,“宝格(宝古)”就是“鹿神”。在史籍《蒙古秘史》中,开篇第一句话这样写道:“成吉思合罕的祖先是承受天命而生的孛儿帖赤那和妻子豁埃马兰勒一同渡腾汲思海来至斡难河源头的不儿罕山前住下,生子名巴塔赤罕。”这是一则流传久远而被记录下来的图腾神话。
中文名
宝格姓
出    自
远古蒙古民族鹿氏族
属    于
以氏族图腾崇拜为氏
类    型
姓氏

宝格姓姓氏渊源

编辑

宝格姓汉字拼写音译

明洪武十五年(公元1382年),学者火原洁与马沙茹黑按蒙古语原音用汉字拼写音译时,对“孛儿帖赤那”一词特旁注为“苍色狼”,在“豁埃马兰勒”一词特旁注为“惨白色鹿”,此举恐不是随意而为。因为在《蒙古秘史》中,有不少各种野兽含意的名称,在旁注中均以“名”或“人名”来指明,而将这两个词实际所指的动物明白无误地译写标明,说明他们是出于对这句话内涵的深刻理解所作出的注解,而不是一般地泛指人名,也说明这两个词深深刻印着蒙古先民在图腾文化时期有过“狼”、“鹿”图腾崇拜。以父系氏族社会烙印观察,可能是父权时代定型的神话传说。虽然“狼”如何成为他们的始祖父,“鹿”何以成为他们的始祖母,具体细节早已湮遗,然而“狼”、“鹿”这两个氏族联姻以及从很远的地方迁徙而来的传说仍然流传了下来。这里所说的“渡腾汲思海”迁徙而来,显然不是指一般的部落迁徙,而是指这两个有联姻关系的氏族有过长期发展而逐步向外扩展的历史痕迹。

宝格姓图腾神话

在蒙古民族古老而生动的“狼”、“鹿”图腾神话中,可推定蒙古先民确实存在过狼图腾、鹿图腾崇拜。

宝格姓狼图腾崇拜

现象几乎为生息在北方草原上的先民所共有,不仅匈奴族人、突厥族人存在过狼图腾崇拜,回鹘族人、契丹族人也有过生动的狼神故事。在蛮荒时代的北方草原,“狼”对于原始人类来说是非常可怕的野兽,它们往往集合成群,无论捕食或对付进犯之敌,都协同搏斗,凶猛而富有灵性。于是人们逐渐由恐惧而敬奉,把它们视作自己的亲属和同类,这就是狼图腾崇拜的萌生。按照与泰勒理论相联“平行论”的文化发展论观点看,任何两个不同的部族所处的生活环境大体相似时,他们的文化必然表现出同样的适应性。那么,同处于北方草原或森林地带的蒙古先民有过狼图腾崇拜便不值得奇怪了。

宝格姓围猎

在史籍《蒙古源流》中记载:“岁次丁亥三月十八日,兵行唐古诗之便,于杭爱之地方设围,汗以神机降旨云:‘今围中有一郭斡玛喇勒,有一布尔特克沁绰诺出此,二者毋杀。’”“郭斡玛喇勒”意为“草黄母鹿”,“布尔特克沁绰诺”意为“苍色狼”。这段记载记录了成吉思汗在围猎中,特降旨对这两种野兽要放生,可见是作为“神兽”加以爱护的。
在蒙古民族中,还有许多将帝王的生死与狼的命运相联系的传说。例如在史籍《多桑蒙古史》中记载:“有蒙古人告离阔台言:前夜伊斯兰教力士捕一狼,而此狼尽害其畜群。窝阔台以干巴里失购此狼,以羊一群赏来告之蒙古人,人以狼至,命释之,曰:‘俾其以所经危险往告同辈,离此他适。’狼甫被释,猎犬群起啮杀之。窝阔台见之忧甚,入帐默久之,然后语左右曰:‘我疾日甚,欲放此狼生,冀天或增我寿。孰知其难逃定命,此事于我非吉兆也。’其后末久,此汗果死。”从这段故事看,蒙古人认为:放狼于生,天可增寿。说明狼是吉祥物,吉祥物被毁,必是凶兆,自己的生命也难于久留人世。从这种把帝王的休数与狼的生死联系起来的观念,可视作远古崇拜狼的心理积淀还保留在后世人的观念之中。

宝格姓“狼”

养育幼儿长大成为伟人者,在蒙古民间流传着悠久的传说:从前,有一群猎人在克鲁伦河畔狩猎,发现一只母狼带领一个三、四岁的男孩奔于荒野,猎人们赶走了狼,带回了男孩,不知他为何人所生,便起名为“沙鲁”。沙鲁能听懂各种动物语言,及壮应征入伍,随成吉思汗征战。一次宿营,沙鲁听到狼嚎,便告诉头领有洪水之灾,必须易地扎营。果然夜间风雨交加,原营地被洪水淹没。从此,凡夜间宿营,头领问沙鲁便知有无自然灾祸。从民间传说看,蒙古民族存在着狼图腾崇拜的观念是显而易见的。

宝格姓“鹿”

而“鹿”,柔顺而善于奔驰,和美而具有神力,古代人类祖先自然对其产生崇拜之情,史书中也不乏记载。蒙古民族原始的萨满教认为:鹿能显灵,是善的化身,可以驱魔镇邪。在蒙古巴尔虎、察哈尔、科尔沁等地区,萨满巫师(博)所戴的帽子,都用铁皮制成鹿角加以装饰,所用的青铜镜和法鼓也都刻画着鹿的形象,说明蒙古先民,特别是森林狩猎部落曾以“鹿”为图腾神灵。

宝格姓苍狼、白鹿

所以,“苍狼、白鹿”这一对蒙古民族曾经起过巨大凝聚力的图腾神话,在《蒙古秘史》中被记载下来,弥足珍贵。
从人类氏族社会的图腾制发展来看,最古老的图腾就是“原生态图腾”,每个氏族只有一个,而且是存在于他们周围环境的实有之物,如狼、鹿这样的图腾实体。在物质生产和人的自身繁衍都不断有所发展的情状下,相邻的氏族之间必然发生冲突、和盟、交往、婚媾和混血行为,血缘家庭受到极大冲击,终至瓦解。族外婚导致图腾崇拜发生变化,“准原生态图腾”应运而生。“准原生态图腾”,实际是氏族由单一图腾向母系图腾和父系图腾两峰对峙的过渡,后者在起初不占重要位置,直到人类随生产力的发展而更重视父系图腾时,便迈入了原始社会后期,即父系氏族公社时期。“苍狼、白鹿”以夫携妻的形式出现,说明蒙古民族原始社会在父系氏族公社时期的图腾形式。
在蒙语中,神鹿不称“神鹿”,而称作“白鹿”,就是“宝格”或“宝古”。蒙古族先民以图腾作为姓氏,是非常久远的历史痕迹,宝格(宝古)氏就是古老的蒙古氏族部落称谓,以图腾为姓氏。

宝格姓鹿氏

在元、明之际,蒙古族宝格(宝古)氏便多冠汉姓为鹿氏。

宝格姓第二个渊源

源于蒙古族,出自元朝时期蒙古札剌亦儿部,属于汉化改姓为氏。
元朝末期,有大将军札剌亦儿·纳哈出(公元?~1388年),蒙古札剌亦儿部人,木华黎后裔。
元至正十五年(公元1355年),札剌亦儿·纳哈出以万户驻守太平(今安徽当涂),被明太祖朱元璋所俘,未几放归。后札剌亦儿·纳哈出官至元朝行省丞相、太尉。
元朝灭亡后,札剌亦儿·纳哈出拥兵据辽阳金山(今大兴安岭),明太祖屡诏不从,数侵扰辽东。至明洪武二十年(公元1387年),明军大将冯胜、傅友德、蓝玉等率师围攻辽阳,穷途之下札剌亦儿·纳哈出投降,明太祖封其为海西侯,迁守中原,次年病逝于湖北武昌城海西侯府。
札剌亦儿·纳哈出的后裔子孙中,有以宝格(宝古)为姓氏者,后逐渐汉化,融入汉族,改为汉姓鹿氏,分迁于河北定兴、山东章丘一带。

宝格姓郡望

编辑

宝格姓濮阳郡

古县名,原为春秋时期卫国轩都,因地在濮水之北,故名。之际为濮阳县,属东郡,其时辖地在今河南省濮阳县。晋朝改东郡置国,西晋末期改郡,并分济阴郡之一部分给濮阳郡。隋朝时期改为濮州,其时辖地在今河南省渭县、濮阳市、范县、山东省濮州县、郭城县一带地区。

宝格姓范阳县

即今河北省定兴县。定兴县历史悠久,据旧志记载:县境唐尧时为冀州、虞舜时为幽州,夏仍属冀州,殷商为幽州,周并州燕国地,春秋战国燕国地。秦王政二十一年(公元前226年)始置范阳县,治所故城(今固城镇)。西汉时期为范阳县,新莽更名顺阴,东汉时期为范阳侯国,三国曹魏黄初五年(公元224年)置范阳国。西晋泰始元年(公元265年)复置范阳县。北齐武平七年(公元576年),范阳治所由故城迁至伏图城(今百楼村北官城)。隋开皇元年(公元581年)改范阳为遒县,隋开皇十年(公元590年)治所移至城子(今容城县),隋大业十三年(公元617年)废遒县,入易县。唐、五代、辽、北宋诸朝代时期,县境西北属涞水县,西南属易县,东南属容城县。金大定六年(公元1166年)割易县、涞水、容城三县地始置定兴县,取“大定兴盛”之意,治所在黄村(旧志皇甫店,今定兴县城)。元、明、清及民国沿用至今。1958年,定兴县并入易县、徐水二县。1961年,恢复定兴县建制。
词条标签:
民族